黑布棉套

  是谁吹弄著那不调谐的人道的音籁?

  震震的皱缩的下颏:

  老衰中有无限庄严;——

  颤巍巍的承住弓形的老人身,

  多谢(我猜是)普渡山盘龙藤:

  轨道上疾转著车轮;

  青布棉祆,黑布棉套,

  这二老!是妯娌,是姑嫂,是姊妹?——

  震震的乾枯的手背,

  头毛半秃,齿牙半耗:

  我独自的,独自的沈思这世界古怪——

  畏葸的,呢喃的,像一对寒天的老燕;

  同车里杂遝的人声,

  紧挨著,老眼中有伤悲的眼泪!

  为什么在这快乐的新年,抛却家乡?

  肩挨肩的坐落在阳光暖暖的窗前,

  怜悯!贫苦不是卑贱,

  老年人有什么悲哀,为什么凄伤?

  上车来老妇一双,

  从松江的石湖塘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