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违的山风又掠上草屋的窗棂

久违的山风又掠上草屋的窗棂。久违的山风又掠上草屋的窗棂。久违的山风又掠上草屋的窗棂。文/万加强窗棂,在草屋的北墙上,盛开童话里奇幻的故事。眼神,咦?啊!向你倾来。冬天的寒风怎能培育出晶莹剔透的梦境?!屋内的兰萱,漾溢萌春的气息。而屋外的山峦,松林苍茫浩瀚,陈诉经久冷酷的秘密。请把乡愁,暂安在光阴的角落里吧。这么急切的眼神,为谁隐忍哽咽?肆意洒脱的窗花,精绝,灵动,美目,让开阔的想象无地自容。哦,苍天恩赐的手笔,大气而娇巧,牵动玻璃的思想在万物间游弋。抽象和意象猎奇的世界,如若梦域里真实的幻像绝美,迫使苍白的灵魂,在怀春的路上脚步轻盈。这时,还有谁在惦念,那位岁月老人围坐的篝火,旺燃还是渐息?苍老的手颤抖地撕扯着日历,朝暮纷纷飘雪,飘雪纷纷朝暮那声声的轻咳和叹息,执著地用一生蹒跚的步履为冬日坚贞着守候。光阴在远处轻吟一首留恋的歌谣,久违的山风又掠上草屋的窗棂,奇幻的窗花已摇响风铃,已摇醒梦春的群山。当冬日的忍耐和疼痛,被新绿的疯野弥漫,窗花己扮作流淌喜泪的新娘,窃窃地等待远嫁春乡万加强,笔名:万里蓝天、老万、雪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